梵沉

兴趣奇怪脑洞清奇的,懒人。

随笔 恶意

_(:з」∠)_

“你见到他了吗?”
将身子藏在深黑宽大斗篷里的人问到,而那缩在桥洞下湿淋淋的狼狈男人忍不住笑起来,笑着又颤抖着,似是在抑制某种情绪。
“我……”狼狈的男人声音沙哑,他停顿了一下,像是不熟悉自己的声音,又像是不知要怎么去回答,“见到了吧。”
斗篷人自雨幕中来,就算被淋得湿透也不到桥洞下与狼狈男人站在一起,听到这回答后那斗篷人微微一怔,伸手将帽檐拉下去遮住了本就只露出下巴的脸,然后他说:“那你总该放弃了吧。”
放弃?狼狈男人呼吸一滞,放弃!我的三年等待,换来的不过是身败名裂众叛亲离?!
这些想法只是在男人脑海里闪过,在这短短几月的受挫中男人已经习惯放下曾经的尊严、弯下从不曾弯下的腰,脸上强撑着笑脸,装作不在乎地说:“我啊,早就放弃啦。”
……
“从什么时候开始放弃的,我不知道,也许是这几个月暗无天日的时间,也许是之前的冷战,也或许是两年的等待磨光了我的耐性,我是说也许,我早就想过放弃了,是我不配,是我强求而不得。”
“不过是又一次的自我放逐,我啊,早就这样做过了。”
至少离开,还能留下最后的面子,他不会知道我现在多狼狈。

热成傻逼了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無理

让你咬我,照下你的小牙齿(,,Ծ‸Ծ,, )

呵呵双标的飞起
全世界都是你妈
你真的棒棒棒

_(•̀ω•́ 」∠)_心情如同奔放的野牛~